这里是清砺
是个胆小鬼
请多多指教
三日鹤/露中/博天/帝韦伯

【露中】无题(中短篇)


4.

   像是预知未来一般,今天的小公园果然没什么人。平常这个时间段总会有一群大妈不约而同的跑来这边跳广场舞。还会有小贩们,卖点小吃如糖葫芦,棉花糖什么的。也许正好是因为今天会下雪,大人小孩都懒得出门了吧。

   又或许是想保存好体力,第二天疯狂的看雪。

   伊万·布拉金斯基一眼就看见了有一张长椅在离他大概5米左右的地方,他正找地方坐,于是他抬腿走了过去。到椅子面前时,他看见了一堆零食包装袋,巧克力纸和棒棒糖纸?

   他微皱眉,不想清理垃圾好麻烦。但是这里好像只有这一张椅子。

   他在椅子前徘徊了一会儿,看了一眼旁边显的有些突兀的樟树,光秃秃的倒是挺有个性的。于是他默默蹲了下来,就在树前,椅子的旁边。

   刚想抽根烟,拿出打火机,却又放了回去。没带烟。

   对面不远处是一栋居民楼,房子不新不旧,一楼的出口铁门正对着大树。他正观察着黑色铁门上的花纹时,那个铁门突然被打开了。

   走出来的是一个黑色长发的男子,绑着一个小辫子。看上去很瘦,戴着红色的围巾,穿得厚厚的,像个包子。“看上去像个病人。”伊万心想。

   那人走路慢慢的,走几步还会扯一扯身上的衣服,在别人看来十分怪异。而且他现在正朝着伊万所在的方向走。慢慢的移动。

   等那个人走到了椅子前,他先是呆滞了一下,琥珀色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然后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怒意。那个人什么都没说,直接动手清理椅子。

   纤细漂亮的手指有点发红,应该是冻成这样的。为什么不戴手套?伊万想问问他,可是他没问出口。

   那个中国人开始忙碌起来,手里提着垃圾走了好几趟到垃圾桶边上,然后像扔什么坏东西一样,恶狠狠的丢进绿皮垃圾桶了。他看着他的背影,莫名的觉得很安心,他就一直盯着他,一直到他清理完椅子。

   脸色多了几分潮红,看样子是累到了。垃圾都被他清理干净了,看样子他应该会坐在椅子上。

   他拍了拍手上的杂屑,然后天空下起来雪。

   雪儿悄悄落在伊万的鼻子上,凉凉的。大鼻子上很快出现了几滴小珠。中国人同样意识到下雪了,盯着椅子半天,又看了看居民楼。伊万以为他会回家或者坐上椅子,根本不注意他,然后下一秒他就意识到自己错了。

   那个人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了。他望着伊万,伊万也望着他,他们两个目光接触了大概有0.5秒。一瞬间的事,伊万感觉自己心跳漏了一拍。没有任何预兆的,紧张,激动。这是什么神奇的心情。他可不认识这个中国男子啊。

   只见那个男子绕树走了一圈,在他旁边蹲了下来。红色围巾尾端垂落在地上,他乌黑的额发上多了几点雪花。碎发被风吹地摆动,“有些可爱”他想。

   他们两个就这样一直蹲着,不交流。他瞥了眼中国人,发现了那个人居然在偷笑,然后他也笑了起来。总感觉心里暖洋洋的,好像旁边多了一个小太阳,心情都好了很多,也不烦躁了。

   雪越下越大,在两人头上都堆积了一层白白的雪,看上去有点傻,一点也不好看。黑发男子猛的站了起来,然后踉跄了几下,吓得伊万也站了起来,伸手想去扶。但那个人却走了起来,迈开脚步走了几步。

   那个人背对着自己,所以他没看到自己也站了起来。他走了,没有挥手和打招呼。果然还是陌路人呢。

   伊万·布拉金斯基撑开了自己随手带的那把红色的伞,也朝着与他相反的方向走了。走了几步,那个身材比他矮小了一倍的中国人的背影仿佛出现在自己前面。伊万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跑了过去。

   雪花还在空中飘,他伸出手想抓住那个红色的身影,风呼的一下吹走了自己的伞。

   那个人的影子变成了泡沫,他想张口说些什么却完全不知道怎样说。只是他现在的心情有些郁闷,压抑,最后到害怕,难过。

  
   啊,头又开始疼了。声音都开始哽咽了呢。


今天居然码了两篇x
被高产的自己吓了一跳(不
明天完结
明天完结
明天完结
重要的事要说三遍w

评论
热度(4)

© 清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