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清砺
是个胆小鬼
请多多指教
三日鹤/露中/博天/帝韦伯

【露中】无题(中短篇)

2.
   飞快下了楼,打开铁门。王耀觉得自己此时心里舒畅多了,呼吸新鲜空气使他大脑清醒。他准备找一个椅子坐一坐,因为自己穿的衣服实在是太多了,厚重的羽绒服压的自己有些肩酸。
 
    正好,他看见有一张长椅在对面的樟树下,旁边还蹲了一个俄罗斯人。“为什么自己知道那是俄罗斯人?”他问自己。

   没有答案,他就是这样觉得的。

   王耀走得很慢,因为他正在呼吸新鲜空气,准确的说应该是感受自然。被风包围,被树环绕,这让他身心都得到了净化一般。他觉得身体舒服极了。

   终于他走到了那张椅子面前,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堆成小山的垃圾。哦,有什么。巧克力,棒棒糖,棉花糖,薯片?都是自己被禁止吃的。“我被禁止吃的东西,这些人居然吃得这么欢乐,而且还把垃圾扔在这里?真是不能忍!”王耀心想。

   他很生气,连酸重的肩膀和旁边蹲着盯着他看的俄国人都顾不上了,直接上手准备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里去。垃圾桶没有离的太远,但是垃圾实在是太多了,王耀多走了几趟,脖间就出现了细细的汗珠。

   当他把最后一张糖纸扔进绿皮筒时,他几乎是想跳起来的那种开心,满足极了。但考虑到附近还有一个俄国人他决定收敛一下,免得被当成神经病。
  
   手上全是灰尘和零食碎屑,他拍了拍双手想把这些都拍走。然后他感觉到额间凉凉的,微微抬头,白色絮状物体飘了下来。下雪了?下雪了。

   “濠镜和嘉龙明天又得开启啰嗦模式了”他想。犹豫了一会儿,他望了一眼离自己不太远的住处又转过头来想坐在椅子上。

   这期间他瞅见那个俄国人还在盯着自己看。他觉得有些滑稽,那个俄国人白金色的头发和米白色的长围巾以及身边的一把大红伞和他高大的身材形成了一副令人难以忘怀的画面。更何况他还是蹲着的,那样子像极了一头大型北极熊。

   他盯着他看,他也盯着他看。那个俄国人紫罗兰色的眼睛特别漂亮,清清亮亮的又偶尔露出深邃的目光,仿佛有魔力。王耀突然不想走了,熟悉且温柔的感情涌上心头,心脏似乎有意无意的跳动着。然后没有一点防备,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自己动了起来,连他的大脑都还没反应过来。

   绕了一个圈,王耀位于俄国北极熊的正右边,他也蹲了下来。蹲下来的那一刻王耀的脑子几乎是炸裂的,为啥旁边有椅子你不坐,非得跟着歪果仁蹲着?他不能理解自己的行为,但他意识到自己行为之后也不准备起身坐回椅子。
  
   两个人也不说话,只是呆呆的蹲着,王耀偷瞄了一眼那个俄国人头上堆积的雪,忍不住别过脸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真像个呆蘑菇,好蠢。等他平静下心情再望过去时,那个俄国人也笑了起来。

   嘴角咧开,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猛然间快乐与幸福充斥于整个心房。原来,快乐也是会传染的吗?孤独和无力都消失了,空间都被一个陌生人的笑容填满了,哪里还装的下什么孤独呢。

   又过了一会儿,天更黑了。暖色调的路灯柔柔地笼罩在覆盖了一层雪的大地上。王耀猝不及防的打了一个喷嚏,看来是着凉了。他只得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雪子。

   身体有点冷,双腿都已经麻木了,他决定缓一缓先走两步再跑回家。要是自己又生病了,那可不好办。踉跄着走了几步,他突然意识到什么,转过身想和俄国人打招呼问好,可是转过身后才看见,那个人已经站起来背对着他撑开了红色的雨伞。

   他朝着与自己相反的方向走了。于是他也往与他相反的方向奔跑了起来。奔到家楼下时,他又停了下来,转头看了一眼那个人越来越远的背影。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又冲进了雪地里。
  
   只是这一次他没发现俄国人的身影,连脚印也没有。

   正心慌到不能自己时,他的梦结束了。醒了。

文笔渣轻喷x
呼,终于码完了王耀视角
明天码伊万视角(´,,•∀•,,`)

评论
热度(5)

© 清砺 | Powered by LOFTER